f412b3ecfc1efb74ef8dc923f46a0993  作者:今周刊

 

31歲「極右小鮮肉」庫爾茨登上奧地利總理寶座,也是歐洲「最嫩」的領導人,未來將與訴求反移民、反歐盟政黨結盟,勢必將為歐洲政經局勢再掀波瀾。

歐洲選民喜歡小鮮肉,繼法國在5月選出39歲的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之後,奧地利10月15日的國會大選,又將31歲的庫爾茨(Sebastian Kurz)推上了總理寶座,成為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

不過,除了同為又帥又年輕的政治明星之外,庫爾茨與馬克宏的政治路線到行事風格天差地遠。馬克宏天天帶著大他24歲的太太兼初戀情人參加公共活動,庫爾茨卻極為重視隱私,儘量不讓女友曝光;馬克宏學歷與學業成績都是拔尖,藝術、紅酒品味一等一,庫爾茨則連大學都沒畢業;馬克宏在傳統政黨的夾縫中異軍突起,另組「共和前進!」新黨,而庫爾茨則是老執政黨人民黨(Österreichische Volkspartei,ÖVP)的主席,人民黨從1986年至今,已經有長達31年穩居執政聯盟的第一或第二大政黨。

 

讓梅克爾頭大不已

更大的差異是,庫爾茨快速崛起的訴求就是:「反移民」,與馬克宏接納移民,全力融合的訴求完全相反。

庫爾茨在四年前、以27歲的稚嫩年紀出任奧地利外交部長,成為全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部會首長,2016年在西巴爾幹半島峰會上,奧地利與多個東歐國家達成協議,堵住難民由希臘偷渡西歐的「巴爾幹路線」。讓難民入境人數由每日1萬5千人,大幅下降至1千人,奠定了庫爾茨邁向高峰的政治基礎。

在競選期間,庫爾茨將所有問題都指向非法移民,例如維也納房租太貴,是移民太多造成的;例如教育體系學習成果滑落,是因為太多不會講德文的新移民造成的;而社會福利支出壓力大增,是政府被迫將大量預算拿去安置難民營所造成的,還有什麼其他的?通通都跟難民有關。

庫爾茨的勝選,讓德國總理梅克爾頭疼不已,雖然奧地利人民黨是梅克爾的長期盟友,但是過去一年,奧地利的政局風雲莫測,曾經是第四大政黨的綠黨幾乎崩盤,這次連進入國會的最低門檻4%也沒能跨過;人民黨獲得31.7%的票數,可能與第三大政黨自由黨(FPO)合組執政聯盟,自由黨立場極右激進,不只反移民,而且是貨真價實的疑歐派,還總是傳出隱藏不住的新納粹味道。

僅僅在10個月之前,奧地利一度成為歐盟統合的救世主,曾經擔任綠黨主席,主張歐盟統合與接納移民的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在去年12月總統選舉,擊敗自由黨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順利當選聯邦總統。

 

霍費爾與他的自由黨因反移民、反歐盟,一度成為歐盟是否崩解的重要指標,如果大家記憶猶新的話,去年法國極右派的勒朋(Marine Le Pen)聲勢大振,義大利主張退出歐盟的五星運動黨,連續奪下羅馬市長等重要的政治堡壘,德國極右政黨AfD在地方選舉挑戰梅克爾的基督教民主聯盟,還有,英國脫歐公投勝利,歐盟面臨史無前例的崩解危機。

幸好,貝倫勝出讓梅克爾與歐盟政治領袖們喘了口氣,接下來法國總統大選馬克宏大勝,9月德國大選又再度確認梅克爾的第四任期,歐盟解體的烏雲逐漸散去。

「挑三揀四脫歐」
歐盟全面整合絆腳石

然而,梅克爾的好日子過沒幾天,奧地利又給她搞出了青天霹靂的新課題。選舉失利的霍費爾,這次捲土重來成為聯合政府的第二號人物,至少會出任部長,甚至副總理,由於奧地利憲法是總理制,霍費爾的權力將會超過總統貝倫。

奧地利的經濟狀況不錯,只有6%的失業率也幾乎是歐盟各國最低的,社會福利制度完善,但是極右派的支持者卻有增無減,反移民的極右政黨大獲全勝,讓各界驚覺到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奧地利是第一個全面向右轉的歐盟成員國,後面肯定還會有跟隨者。

 

庫爾茨的新政府必然會讓歐盟頭疼不已,自由黨已經公開宣稱,要修改勞工法規,限制歐盟人民在奧地利的工作機會,直接挑戰歐盟自由工作、自由移動的底線;另外在財政的政策上,庫爾茨也宣稱考慮退出歐洲穩定機制(ESM),這個在歐豬五國倒債危機中成功穩定金融體系的機制,對德國與奧地利這些財政健全的國家來說,都是為了歐盟穩定而增加了國內的財政負擔。

與英國那種「全面無條件退出脫歐」的態勢不同,奧地利庫爾茨的勝選,代表了歐盟內部愈來愈強大「挑三揀四脫歐」的呼聲,歐盟全面整合的進程,在奧地利這次國會大選之後,恐怕得放慢下來了。

 

創作者介紹

smartypants的部落格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