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階而上的時候,大理石地板投射出子夜臺北迷離的光,擦肩的路人神色從容,臉上帶著或輕鬆或詭譎的笑。這樣的燈光和笑容,我常在錢櫃看到。

  上了書店。收銀台那裡拍著長長的隊,約莫數一下,約有三排,每排有近一二十人。我徑直走到收銀台,問一個正在收錢的服務生:不好意思,請問我手上的兩個行囊可以暫存一下嗎?
  服務生抬頭看了看我,又看了我手上的塑膠袋,笑嘻嘻的說:真抱歉,我們這裡不提供寄存服務,您可以帶到書店裡去的。
  “什麼嘛!哪有這樣服務態度的!”我剛想發火,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東西,雖然套著一個塑膠袋,可是依然可以看得很清楚,是兩盒發育正常的大雕燒嘛。估計,是服務生被刺激到啦!

  於是我一手拎著大雕燒,一手牽著我老婆,歡天喜地的走進了誠品書店。
  在臺北,我們只遇到三個地方是不能拍照的。總統府、士林官邸蔣先生住所,還有就是誠品書店裡面了。我老婆才拿出索尼不到幾秒鐘,就被服務生友好的勸阻了。真是的,人家導演都在這裡買了一頁臺北了,你都不說什麼。我到這裡只不過拍個一張臺北而已,有什麼不可以的啦。
  在以上理論思想的指導下,我第一次在臺北故態復萌,開始像在國內一樣不聽話。我和老婆走走停停,她負責幫我掩護,我拿出相機隨處亂按。嘿嘿,叫你不讓我拍,我偷拍的張數,都夠湊成《一本臺北》了!

 

 

 

 

 

說實話,很難用精准的語言來描述誠品書店和國內書店那種氣質的區別。我老婆說是燈光、雕飾、堆頭的擺設,是這些讓誠品書店看上去更有文藝氣息。我覺得,她只說了最表面的那一層原因。
  誠品書店之所以文藝,原因主要有二:
  首先。臺灣思想自由且開放。體現在文化出版上,就是真正的百花齊放。在這樣真正的公民社會,書籍只要起到兩個作用:一是啟迪民智,二是娛樂生活。而不需要像中國那樣,所有的文宣都承載著道德說教的任務。我很明顯的看到,誠品書店裡的書,幾乎都尊循著一條基本主線:宣揚愛,或者宣揚審美。每一本書的封面,哪怕是一本小小食譜的封面,都設計的充滿平淡生活的溫馨感。一本書就有這樣的差距,一千本書、一萬本書累計起來的差別就可想而知。
  其次。因為思想自由,所以人格正常。過去20年,臺灣以犧牲經濟增長的代價,換來了一個高度民粹的現代社會。人們讀書,不是為了出國、考公務員或者考會計上崗證,他們就是真的想學會怎樣做一道菜給自己心愛的人;真的想學會20種不同語言說我愛你;又或者,他們真的只是想知道,童話裡的獵人,是怎樣捕獲了公主的愛情。在誠品書店,人們沒有功利,沒有很明確的物質指向。在這樣的心境下,一個臺灣人和一個大陸人就有差距,而每家誠品書店,起碼有幾百上千個人。

  是的,誠品書店裡人頭攢動。我曾想在午後1點在誠品書店劈情操,沒想到,我們卻在淩晨一點,在誠品裡席地而坐。
  是的,人太多了。以至於在大部分攤位前,別說座位,就連坐下來比較雅觀的階梯都被占滿了。
  好不容易,我們走到一個專門賣外國裝潢書的專區,才勉強找到幾排寬敞的階梯,我們簡單的拍了下上面的灰,便坐了上去。這個時候,有座已經蠻好了,還管雅觀不雅觀幹嘛。再說了,要是我真的很粗俗,我肯定把大雕燒拿出來當眾掉。

 

 

 

有那麼半小時,我們就坐在階梯上,各自看著面前的雜誌。雖然看起來有無數人走過,但那個鋥亮的地面,比家裡我媽用蠟打過的還要清澈如鏡。

 

 

 

我翻了幾本《按照國家法律未予顯示》的雜誌,看了幾篇《您所查找的連結已失效》的內容。我很想在這裡複述些什麼,卻發現除了“敏感詞、敏感詞和敏感詞”以為,無話可說。
  淩晨一點的時候,我拍拍屁股起來。
  我沒有忘了,隨手拿走那兩盒大雕燒。
  我沒有忘了,打開手機,上一下網,那幾個網頁,回到中國後,就註定未予顯示。
  我也沒有忘了,低頭看一眼,那明鏡般通徹的地板。只有在這樣的書店,我才看得到自己。

 

 

 

http://bbs.tianya.cn/post-820-3580-2.shtml#167

 

創作者介紹

smartypants的部落格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