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銘洲/綜合報導  2017/01/06

擁有中國人民大學碩士學位的雷洋,在2016年5月7日晚前往北京機場接機的過程中離奇死亡。北京警方2016年5月9日晚間發佈消息指出,死者雷洋涉嫌嫖娼被之後,因抗拒執法並企圖逃跑,警方依法採取強制約束措施。將其帶回公安機關審查過程中,雷洋因身體不適,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此為中共「官方說法」。該事件在中國社會引發騷動,原因是5位涉嫌致人於死的員警不獲起訴,只有1名警官遭到免職。另一項疑點為,1個人前往機場為親人接機,怎麼會在中途嫖妓,這項說詞顯然有違常理。

《美國之音》VOA1月4日引述香港媒體的報導指出,接近雷洋家屬律師團的消息人士透露,雷洋家屬同意接受人民幣2千萬元,以及一棟價值約合2千萬元的房屋作為賠償,但要承諾不再申訴,不在網路公佈賠償詳情,也不接受傳媒訪問,並要求解僱律師。

報導引述雷洋案辯護律師陳有西的談話指出,這個賠償創下中國司法史上最高紀錄,高達4千萬元巨額賠償金,讓人驚呆同時,也留下來許多疑問:為什麼雷洋的命這麼值錢?如果他嫖娼拒捕在先,且涉案警員犯案情節輕微,不獲起訴;那麼政府為什麼要付出鉅額國賠?巨額賠款背後究竟隱藏哪些疑雲?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這麼高的賠償額是網路傳言,並沒有得到律師和家屬證實。但可以相信,應會遠遠高於法定的100多萬人民幣。巨額賠償正好反證警方確實理虧:他們把人打死了,只得用鉅款封口。這個案件一開始本來是警方,以及媒體一面倒為員警幫腔;後來社會輿論強烈反彈,引起高層領導過問,才導致案件進入司法程序。

章立凡指出,情況突變是基於中共的「維穩需要」,維穩比司法公正更為重要,因為怕事件發酵,怕真相曝露以後,引發類似阿拉伯茉莉花革命或顏色革命之類的事件。當局還有一項擔心,就是維穩隊伍自身不穩。如果靠維穩都保不住,那麼司法公正還有什麼必要呢?

美國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表示,對於雷洋的家屬來講,正義很重要,但是金錢也很重要。如果得到這麼一大筆賠償,對未來家庭生活的保障,對孩子栽培,都很有幫助,我也為他們感到高興。對於政府來講,不管是1千萬,2千萬,還是4千萬,這都是非常小的數字,因為它讓一個本來會繼續發酵的政治案件、社會案件剎車停下來。如果當事人家屬放棄追究責任,那麼其他人可以參與的空間就會減弱,案件就跟著不了了之。

 

章立凡還說,雷洋案處理方式,確實說明我們不能高估中共體制的智商。他們現在就是顧頭不顧尾,只考慮渡過眼前難關;卻對於花這麼多錢,帶來的社會後遺症不加考慮。這個國家其實是一個沒有人負責的國家。沒有人為這個國家的前途負責,也沒有人為政權負責,反正花的都是納稅人的錢。這件事的不公平在於,中共有什麼樣的理由,讓納稅人為政府的錯誤買單?員警的錯變成了警局的錯,市府的錯,央視的錯,檢方的錯,一錯再錯;一個可以糾正的偶然錯誤,變成了一個必須堅持的必然錯誤、制度的錯誤、政權的錯誤,各位大人難道覺得合理?

雷洋案碰觸中產階級的敏感神經

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日前一篇該報記者丹尼爾(Simon Denyer)發自北京的報導指出,雷洋之死觸到中國中產階級的痛處(hits home)。報導內容指出,在中國遭警察「酷刑侍候」幾乎是普通民眾的家常便飯,但對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來說,這些消息似乎都很遙遠,受害者一般是政治異議人士、貧窮的訪民(即陳情民眾),以及中共黨內的失勢成員,他們的遭遇在中產階級之間,甚至在法律界都激不起太大共鳴。

報導進一步指出,然而,才剛為人父,29歲死者雷洋,畢業於著名的人民大學,在官方支持的環境機構工作,他的死以及當局對涉案員警不予起訴的決定,讓住在大都會裡面的專業人士,覺得人人自危;他們極其「罕見地表達了憤怒」。報導提到,雖然中共當局宣佈不起訴涉案員警過後,隨即在網站、社交媒體進行內容審查,大量刪除貼文;然而,並無法阻止人民大學,其他大學的校友聯署簽名;還有法律、學術和工商界的領袖也紛紛公開聲援。

前清華大學教師吳強(Wu Qiang)在雷洋死後幫助起草了一封請願書,他對《華郵》表示,希望能把民眾的不滿,導向更為廣泛的社會運動,維護公民權利,並限制員警權力。他提到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只不過這次的目標,僅限於請願活動。

澳洲雪梨大學政治暨國際關係學者,目前亦擔任中國蘇州西郊利物浦大學中國研究系主任的古德曼(David Goodman)教授認為,雷洋事件不會讓中國的中產階級造反。他指出,中國的中產階級,基本上是中共黨國(party-state)體制的一部分,多數人的權力、聲望和財富,皆來自他們在黨國體制內所佔位置。

《華郵》引述學者古德曼的看法指出:當人們抗議時,多數人並不是想結束黨國體制,而是讓黨國體制更加有效運轉。古德曼先前發表的一些研究看法指出,中國的領導階層占了總人口的3%,中產階層占了12%,剩餘85%都是下層階級。

古德曼的研究發現,中國的中產階層,態度上多數支持中共政權。中產階層一直是近30年來,改革開放和經濟成長的「既得利益者」共生結構環節。他們並不想拿自己的財富、地位和權力冒險。不過,類似的雷洋案,還包括久治不癒的環境,以及霧霾籠罩問題,皆讓中國的中產階級,在良知以及覺醒意識上,每每發炎、痛楚,並深感不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