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者: 暱稱 酒店哥哥 天涯  2013-5-9 

 

 

 

 

“衡陽耒陽市原市長王禮忠之女、82年出生的王卿去年底由耒陽招商局副局長提拔為耒陽副市長,至今未公佈簡歷。”衡陽市委宣傳部新聞辦的胡主任稱,已經和組織部取得聯繫,估計明天會對此事有一個官方回應。(大江網2013-05-08

  官二代究竟能不能升官,濟寧市一位負責人曾經做出過回答。421日,山東省金鄉縣雞黍鎮鎮長韓寒辭去現職。同一天,韓寒的父親,濟甯市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韓東亞也辭去職務。濟甯市委宣傳部一位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說,如果沒有確鑿證據,不能說她的升職與她父親有關,“只不過他父親是個幹部,但幹部的子女就不能正常升遷嗎?”

  這話聽起來的確頗有道理,可現實中卻為何引發重重質疑?

  無獨有偶,關於“官二代”的好事仍然不斷湧現。湘潭縣火箭提拔的27歲副縣長徐韜,也被曝出是“官二代”。廣東興寧市這裡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即凡是鄉鎮黨委書記和局一把手;均可向上級提出要求,解決一名子女的工作問題。還有當年遼寧本溪的“陪太子讀書”,等等。

  而還有一些“官二代”經商問題,恐怕也不在少數,他們靠著父輩的權力之便,大發橫財。比如陳良宇之子陳維力、鄭曉萸之子鄭海榕等,都是在父母的庇護開公司、拿高薪、收股份等。

  升官、發財、就業,這樣一些“好事”總是能降臨到不少“官二代”的頭上。當不少寒門子弟苦苦求索的時候,他們的“夢想”似乎總是能輕而易舉,他們不用發愁“高房價”下的房奴,不用擔心讀不起書、進不了好學校,不用發愁看不起病,不用憂慮住著環境污染的地方,不用憂愁畢業後找不到好工作,也不用擔心官員選拔競爭不過別人。

  不是官二代們不能升官,也不是他們不能發財。問題是他們靠著父輩的權力之手,不斷地固化著這個階層的利益,而且很多東西已經成為一種潛規則、一種習慣之使然。在官員體制的內部,大家互相照顧,你在我那裡升官,我在你那裡升官,已然是司空見慣。而在這個社會,大家只能是看著“官二代”們歎為觀止,憤憤之餘,也沒有什麼辦法?

  就拿耒陽這位年輕的女副市長來說,有幾點實在讓人費解:一是為何不敢公佈自己的簡歷,難道這簡歷也有見不得人的地方。而更為可怕的是,現在許多政府網站裡面的領導們,都已經不敢公佈自己的簡歷,不知道這裡面有多少貓膩需要解開?

  二是作為市長之女,究竟有沒得到特殊的照顧?如果說其真是市長之女,那麼她在這個地方的升遷,有誰能敢擔保她沒有受到特殊的照顧?在中國這個權力之場,以及當前的幹部選拔制度漏洞,坐到了市長的位置,他的女兒之路還需要他說什麼、做什麼嗎?奴才們多的去了,幹這種事還不是小事一樁。那麼她究竟是不是市長之女,我們期待一個真相。

  一個未公佈的簡歷,很可能就是一個破格的升遷之路;一個待解的市長之女,不可能不為破格做出巨大“貢獻”。這副市長之夢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其中的努力是她自己,還是她後面的爹爹?

  中國夢歸根結底是中國人民的夢,但絕不應該是“特權階層”的夢,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夢。如果我們只能看著“官二代”的夢一個一個的實現,而且讓人歎為觀止,那麼平民的夢又如何實現,中國夢又如何實現?

  這是一個關於“官本位”體系的拷問,一個關於制度的拷問,一個關於公平正義的拷問。而這樣的拷問,其實完全可以從“公開”開始,公開一切過程、所有資料,那麼真相就自然而然了,所有一切也都能解釋了。

全站熱搜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