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友 投票部隊

2016-1-29

 

2016總統立委選舉圓滿完成,一個子瑜勝過兩顆子彈的相關討論相當熱烈;

卻少有人關注,全台上百萬身心障礙朋友,是否順利行使了公民權。
查詢主管機關中選會網站,無障礙專區只有肢障與視障朋友的協助措施。

那10萬名領有精神障礙手冊的朋友,究竟如何投票?


記得20年前首次總統直選,

曾有位精神科同行,就他自己照顧的住院病人進行小調查。

由於病房電視報紙俱全,病人幾乎都知道要選總統。

可談到心目中理想人選,除了當時登記的候選人,

連兩位不在人世蔣總統,都還有粉絲想用選票支持!


這太荒唐了吧?精神病人真能投票?

其實,只要沒因犯罪被褫奪公權,人人都有一票,

早年就有療養院,因戶籍遷入的長期住院病人太多,還在院內設立投開票所。

 

 

精神病人影響選舉

 

不過,精障病人除了大腦功能受損程度不一,

當長期身處封閉環境,遇上有心操弄之人,確有可能變成投票部隊。

我們的副總統當選人「大仁哥」任衛生署長時,就曾接獲檢舉,

親至某公立療養院視察,要求院長「行政中立」,

不得指導病人票投特定候選人。

自此,新住院病人戶口不得遷入,

加上投開票所搬回社區等措施,

精神病人影響地方選舉的傳聞,終成絕響。 
精障朋友因處境特殊,聲音更該被聽見。

行醫多年,我從不敢像少數前輩,公開向病人拉票,

卻不忘提醒,別讓自己的權力睡著了。

即便是住院患者,只要本人有意願,

並同意選完回院繼續治療,亦一律准假。 
或有人懷疑,讓少數還想投給兩位蔣總統的人進投票所,不是來亂的嗎?

但請想想,所謂正常人的投票行為,

不也因同情美眉(韓子瑜)、幾句耳語,甚至某種「奇檬子」一夕驟變,

又有多堅實的理性基礎?

再者,同收受賄賂蓋出來的選票相比,究竟是哪張體現較多自由意志? 
為落實平等之民主價值,網友們與其為了代表多元觀點的進步力量,

為何這回進不了議會爭論不休,不如共同腦力激盪,

想辦法把百萬殘友送進投票所,說不定私淑的小黨,也跟著進了立法院。 

 

吳佳璇《人情絆》

 

全站熱搜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