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緋雨馨

來源:扒一扒我那歐洲心臟國的搞笑老外老公

 

 

2015-5-20

 

昨天晚上吃完飯,我跟時神爆發了一場久違了的爭吵。

  其實都是我在吵,他只是在爭而已,但是我的性格大家懂得,跟我爭,我必吵。

  所以今天心情大凶,又趕上早上陰雨連綿,我一怒之下就請了假,準備在家裡修整一下情緒。

  本來昨晚吃的挺順嘴,我高興的看他刷鍋的時候,就自己在桌子上寫寫畫畫,描繪美好的未來。

  他幹完家務走過來,看我寫一堆數字,就問我:“你算什麼呢?

  我做憧憬狀:“我在算,我們倆現在開始一年能攢多少錢,到時候孩子上大學就沒有後顧之憂了。”(典型中國式愛孩子家長,覺得給孩子準備好錢就是雙保險)

  他馬上搖頭:“在我們這上大學,不用花多少錢的,考上的話,好的大學也就13千到4千歐元。”

  我馬上反擊:“那你怎麼知道你孩子能考上,要是考不上呢?要是考的是美術、建築、醫學院呢?那不得花很多錢?學費不貴,那生活費呢?談朋友的費用呢?要是他還想出國念書,像你想去英國念書那樣呢?”

  他攤手做不可思議狀:“考不上那他就是沒有能力念大學,就學點別的然後工作唄。他要是想自己出國念書,那他就要自己掙錢出去,學費我可以出,但是生活費他難道不能自己掙嗎?上大學時的歲數可以打工了。還有孩子談朋友,為什麼我們要給錢?難道我們替他談嗎?”

 

一股強烈的“文化差異”颱風直撲我的大臉和大腦,我馬上就不好了:“那就是說,你不想養了,覺得孩子費錢是吧?(摔筆)那你不早說,那就不養好了,現在還來得及(把紙撲擼到地上),趕緊得送我去醫院吧。省得好將來花你得錢!”(已進入眼淚含眼圈模式)

  他趕緊從地上撿起紙來,看了一眼,還笑了:“呀!你這麼一算,我們倆10年後能攢不少錢呀,夠在中國自駕遊幾年了。”

  我一把搶過來紙,就撕碎撕碎撕細碎:“你就知道自己玩,我們要是沒孩子,我才不攢錢呢!都花光、吃光、喝光。反正也沒什麼死了以後的念想!別指望我給你留錢養老!”

  他看我撕紙不高興了,覺得我不環保:“紙的另一邊還沒用過呢,你,哎。”

  我的作細胞又沸騰了,我最看不了他挑我刺,我順勢天女散花往他臉上一拋:“一張紙你現在都這麼心疼,到時有孩子了,估計你都不會捨得給孩子勤換尿布呢吧?”

  他噗嗤笑了:“尿布錢估計國家每月的補助就夠買的了,不過估計咱倆的孩子排泄要是像你那就不一定了,估計尿布數量是得超額。”

  他還有心思來嘲笑我,我氣哭了:“孩子還沒來到世上,你就一點也不表現出對他的愛。還就知道自己享受花錢,我們到時候死了,所有的東西和錢和不是都是孩子的,早給晚給有什麼區別?”

  他又搖頭:“當然有區別,他在成年的時候,必須知道錢的意義,知道父母不是ATM機。他得瞭解在社會上掙錢有多不容易。這樣我們死後才能放心,而不是只留下錢給孩子,你就可以放心了的。我們只是愛的方式不一樣,但你不能直接否定我,說我不愛孩子。”然後慢慢把地上的碎紙撿起來。

  我繼續不服:“可是孩子上大學的時候是關鍵時刻,你們外國大學那麼難畢業。如果孩子再分散精力去打工,肯定會影響學業。難道不應該讓孩子全身心的投入到學習中嗎?”

 

他還是不服:“平衡工作和學習能力,本來就很重要會伴隨人的一生。在成年後的大學期間正好是一個平穩過渡,讓孩子有了這種平衡工作和學習的能力,只會對他將來的人生有幫助。”

  這個時候,我們已經存粹是在為文化差異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而爭吵了。

  “我不贊成那麼早讓孩子接觸社會,如果他沒考上大學,就要重念,繼續考;如果考上了,就要專心讀書。培養孩子有工作能力,不一定要讓孩子去打工。孩子在10歲以後,就可以培養。讓他在家裡分擔家務,我來給錢,反正請保潔的一樣給錢。讓他給爺爺割草坪,幫媽媽洗碗,拖地,晾衣服。也可以培養孩子的工作態度和對金錢的認識嘛。”我有我教育孩子的方式。

  時神又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哈哈,孩子考不上大學,是不是繼續要重念,重考可不是你能決定的。那時孩子已經滿18歲了,是成年人了,你不可以為他決定任何事的。只能給他們建議,他們不想繼續念,你是不可以逼的。”

 

我突然覺得他好陌生,好冷酷,他從來沒有對我露出這種態度,為什麼對自己的孩子的態度這麼理性?!我受不了了,發飆:“你難道能忍受自己的孩子不上大學嗎?!現在這個社會不念大學還能有出路嗎?!能找到對象嗎?!”

  他有點摸不著頭腦的樣子:“什麼叫不能忍受孩子不上大學?他要是不上,你不忍受,那你想怎樣?!他找不找得著物件也是他自己的事,你給他介紹他就一定能看上,就能幸福一輩子嗎?”

  我雖然心裡知道他說的都有道理,但是從小被灌輸的思想還是無法一下轉過勁兒來:“那就是說,孩子18歲以後就是要殺人放火我也沒有權利阻止了?要愛誰,跟誰結婚我也管不了了?我生他、養他、供他,難道我連這點權利都沒有了嗎?!”得,這下我徹底變成我媽了。

  時神把我拉過去,抱抱我:“別瞎想了,要記住你生的是個人,不是你的寵物。你用我身上的那些手腕用孩子身上根本不好使。雖然你是孩子的母親,覺得自己付出很多,想看到回報,這無可厚非。但是,我現在是好心在提醒你,

我們是可以創造生命;但我們無法創造一個生命所要面對的人生。難道你想讓你的孩子永遠圍著你轉?覺得自己的父母才是自己的世界?”

 

說得多有道理呀,但聽起來卻那麼傷人……

  原來這就是父母在養育我們時經歷的感受嗎?時神都不用經歷都看明白了,我還在這幻想呢。不養兒不知父母恩,我現在已經有點體會了。

  他說的很對,我們是可以給孩子生命,但卻無法給他完整的人生。孩子從我們這所能得到的最寶貴的兩樣東西就是生命和教育,剩下的我們都給不了,只能他自己去奮鬥。

  時神看我沒氣兒了,就開始對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你還記得亞歷山大嗎?我的好朋友,難道你想讓咱倆的孩子像他那樣嗎?”

  說起這個朋友亞歷山大,我們只要跟朋友聚會,不論什麼時候,他永遠都是最早來,最晚走。為什麼呢?因為他不用上班。亞歷山大的姥爺是比利時非常有名的漫畫家(為了保護他的隱私,我就不說是誰了。),在亞歷山大姥爺年輕時,曾經做過《丁丁歷險記》作者的助理畫師。也就是說,我們大家看過的《丁丁歷險記》的漫畫,很多原稿,都是亞歷山大的姥爺在做助理時描過網點,畫過線條,上過色的。後來姥爺出師了,就自己開始畫漫畫,就出名了,就有錢了,非常有錢。現在亞歷山大姥爺的房子步行不到10分鐘,就是《丁丁歷險記》作者的故居(現在改成博物館形式的了)。

  亞歷山大的媽媽跟他爸爸離婚以後,就回到自己爸爸家住了,而有錢的畫師姥爺也很喜歡自己的外孫,他就這麼一個女兒和外孫,所以就等於自己掏錢養女兒和外孫了。

  亞歷山大的媽媽除了談朋友,就是出去旅遊,沒念過大學,也沒工作過一天,可想而知根本是不管亞歷山大的。亞歷山大在高中時跟時神一個足球隊的,時神說,都是他姥爺來看他們的足球賽,從來沒見過亞歷山大的媽媽來過。

  5年前,亞歷山大的姥爺去世了,他的媽媽繼承了姥爺的所有財產,拿了好多現金在義大利買了個豪宅,跟自己的男朋友風流快活去了。而亞歷山大則從高中畢業後,一開始是爺爺給零花錢加政府補助度日,大學當然是沒考上的;而姥爺去世後,他的媽媽每個月往他的帳戶裡打1000歐元,然後他能繼續拿政府800左右的補助,就這麼活著。

 

他從來沒有工作過,也不知道如何工作。他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機上有沒有朋友約他的PARTY,當然了,一般他醒的時候都是快下午1點了。然後他就會開始吃點垃圾食品,喝酒,等到晚上快到PARTY的時間時,拿一瓶便宜的紅酒,早早到朋友家開始免費吃喝玩。飯店聚會他是不會去的,因為飯店的份子他沒法湊,因為他的錢不夠天天湊份子。

  我從來比利時後,每次跟時神這個圈子的朋友在各自家裡聚會時,必能見到他剛到聚會就已經微醺的臉,和永遠都是有點髒髒的,或是帶番茄醬污點、或是帶煙漬的T恤。然後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帶任何女朋友、女伴、或男朋友、男伴。他就永遠是一個人,來了也不是很願意跟所有人講話,你跟他講他就回幾句,從來不問你問題,很害羞得躲在角落裡。

  時神曾經很痛心的跟我說,他的這個朋友是徹底得被自己的姥爺和媽媽給廢了。雖然亞歷山大衣食無憂,但是他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所以他過的很拮据。他看起來每個週末都參加很多朋友的聚會,但實際上很多朋友只是因為可憐他才叫他去的。

  我點點頭:“我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像亞歷山大那樣,但是我也想成為強大的母親可以保護得了自己的孩子。”

  時神看我沒有不高興了,就說:“我‘臭臭’(求求)你了,BABY,你已經夠強大的啦。再強大,我怕孩子跟我受不了呀。我覺得只要把孩子的意志力培養強大就可以了,我們強大1百倍,也不如孩子自己真的強大,你說對嗎?。”

  我還是有點不依不饒:“那我們也得攢錢,要是孩子真有天賦,一旦考上了需要自費的外國大學念什麼燒錢的專業,孩子就是工作吐血也攢不夠學費呢?!

  時神瞪著倆圓眼,裝無辜:“那不是還有助學貸款嗎?我也不是富豪,我的錢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呀。再說了,要是孩子真有天賦,考上了好學校,那好學校應該爭著給咱們孩子獎學金呀!還用我們操心嗎?!考上了好學校,但沒有爭取到獎學金,說明就不是那塊料,還是別折騰了。”

  我說不過他,我就掐他胳膊:“我不管,孩子要是想念,沒獎學金怎麼了?那你也得供!我們有責任和義務!”

  他呲牙咧嘴:“你現在掐我行,以後我告訴你哈,別掐孩子,不然…政府會直接剝奪你給孩子付任何錢的權利!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