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刁庆红

2:妻子的自由告白 

  第一部分:言說


  也許我的這次離開,或者包括之前的每一次離開,

都能夠使你意識到很多的問題,

因為你做一也是那麼地敏感和內省的人。

即便我一句話不說,我想你也能夠意識到,通過變臉來懲罰人,控制人,

最終的結局是什麼。我在外地的兩個月,也很少和你聯繫什麼或說什麼,

我的QQ,也永遠在隱身的狀態,似乎在有意識地讓我們的關係處於一種真空狀態,

其實那時就是我內心最真實的狀態。

  給臉色,始終還是試圖控制一個人的。

但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你能夠控制得了什麼呢?

  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婚姻的注解就是:

你可以沒有錢,你可以不開著寶馬賓士,

但是,我在你身邊,我是自由的,我想幹什麼,就可以幹什麼,

你能給我最大程度的寬容,那麼,我就覺得我就是公主了。

當然。這裡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自己去理解,

象我這樣一個傳統的女人,至少在婚姻之內,還是很保守的。

那麼,我說的想幹什麼,無非就是在你面前,

爭取一小點點的自我意志:

在網上買點什麼什麼的,為家裡添置點什麼什麼的,

而我這麼節約的一個人,又能夠給你消費多少呢?

家裡有時候可以隨意地到處擺放著點東西,

而不必在你想要的時間段內收拾到你想要的程度,

當我說我們可以一起出去旅遊的時候,

你可以不必找出種種理由來搪塞我…………

  兩個人在一起,難免會有許多的意見不統一的時候,

不是每個時候都要聽你的,我們的婚姻才能完滿,

其實,有時候我也想做一下我自己,聽從一下我內心的想法,

你要的無非是你的個人意志,對你的尊重。

在要滿足對你的意見的尊重的前提下,

總是希望我聽從你的說法而已。

  當然,反過來也是一樣的,一個男人找女人,

其實應該是更需要在這個女人的身邊,

你也是充分的自由的。男人應該更懼怕自己的自由被限制的。

  我們都是成人,沒有一個人希望在婚姻中,對方是我們的父母,

我們成為戰戰兢兢的小孩。

何況,我們的父母都還不一定這麼地限制和約束我們。

  在某些方面,我覺得你活得太認真了,房間的地上應該是一塵不染的,

看不見一丁點的瓜子殼,東西應該是很有條理的,乾淨的,整潔的,

人應該是要節約的,每用一筆錢,都應該再三地考慮,

人應該是誠實的和謙卑,不能說謊話和大話的。

這些,曾經是我嫁給你的覺得很舒服的地方,

然而任何事情,只要一變成約束,

那麼,再舒服的生活,也將不再舒服。

生活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房間亂一點,地上有點瓜子殼,家裡有人不是那麼講衛生,

那究竟又會怎麼樣?

偶爾說話誇張一點,那又會怎麼樣?

偶爾對自己,對家人奢侈一點,享受好一點,那又會怎麼樣?

  如果事事都按照你的標準來執行,

那我在婚姻中就不再有存在感,

如果你的尊嚴一直都需要由我來滿足你,我會很累的,你明白嗎?

這樣的婚姻一直這樣下去,我快感覺我已經不再相信愛情了。

  第二部分:探尋

  婚姻中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我們肯不肯,

願不願意給對方充當一面好的鏡子,

映照出他是一個有價值的人,一個可愛的人。

  當我們肯欣賞他,讚美他,仰慕他,仰望他,看得見他獨特的存在,

聽得他所說的話語後面試圖表達的意思的時候,

他在我面前就是有價值的

反過來,當我們鄙視他,什麼都瞧不起他,認為他一無所是,

什麼都做不好的時候,他在我這裡,就是一個沒有價值的存在物。

  我是怎麼來看待自己的,也往往是這樣去看待別人的。

我是怎麼去看待別人的,別人也容易以同樣的方式來看待我。

  比如我對自己很挑剔,要求很嚴格,那麼我對別人一般也是同樣的態度,

總是有很嚴格的要求,當我總是不能欣賞別人的時候,

別人同樣也會帶著挑剔的態度來“回報”我。

  套用一句精神分析的老話來說是,

我們對待一個人的態度,是被那個人教會的

  所以,這個心靈片段裡的妻子,遇到的就是一個不會也不能欣賞妻子的丈夫,

在他的原生家庭裡面,他的父母對他的要求很嚴格,所以他內化為對自己很嚴格,

同樣地也把這樣的作風帶進了自己的小家庭,

以同樣的態度對待來自完全不同家庭的妻子,

妻子感覺到的是不自在,這種不自在猶如婚姻裡的一種空氣,

時間長了,妻子就容易感覺到窒息,當然也就只好逃竄。

  一個人的價值感可以來自自體,也可以來自他人。

一個不能更多地接納自己的人,他的自我價值感是很低的,

當然也只能把大部分的自我價值感的獲得,

倚賴於他人對自己的意志的服從,

這樣的男人和精神上的乞丐差不多。

  但是,你當真遇到這樣的男人的時候,如果婚姻已成定局,

如果你能夠包涵他的性格中的弱點,看清他性格的來由,

其實,你也可以做他的心理醫生,

當一個人需要很多的外來支援與欣賞才能建立起正常和健康的自我價值感的時候,

我們自己的心態如果足夠健康,也可以為他提供這樣的第二次的成長機會。

  說到底,男人更需要足夠的價值感,雖然在價值感的問題上,

男人和女人的需要都同樣的多,但這個社會給了男人更多的壓力,

女人如果能夠做適當的退讓,婚姻也可以有轉機。

但前提是這個女人能夠從心底愛自己,只有她能夠真正地愛自己,

她才可以溫柔地接住男人的一些霸道和攻擊性。

如果她不能很好地愛自己,那麼,對方的態度,

總是能夠擊垮她的自尊與自信,婚姻依然步履艱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artypants 的頭像
smartypants

smartypants的部落格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