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刁庆红

4孩子總是在玩手機

  第一部分:言說
  孩子每個星期可以從學校回到家來一次,每次回到家來,做父母的,

總是很想和孩子交流一下,但是我們發現,孩子手上一直玩著手機,幾乎就沒有停歇的時候,

能夠和他說上幾句話的時間,都得見縫插針,抓住一些比如飯啊,

出去散步啊的時機,想起去坐公共汽車,

一車的年輕人,幾乎個個都低著頭在玩手機,我不得不感慨,這的確是一個“低頭時代”,

一個手機,把親情阻隔得很遠很遠……

  第二部分:探尋


  很久以前,我看過臺灣的龍應台寫過的一篇文章裡有一句話,

但是,這句話的原文我記不得了,大意就是,

我不知道,是我在玩手機,還是手機在玩我。

在龍應台寫這個文章的那個時代,

她這句話的原文是針對看電視的還是用電腦的,我記不起了,

但肯定不是說玩手機的。我這裡姑且把她的意思表達在這裡,

同時,在這裡,玩手機,玩平板電腦,電腦和電視,

都可以列在我們要討論的這個現象裡。
  當我們可以不用靠某個東西把自己的所有時間完全占住的時候,

我們也許就能夠有一段時間,是屬於自己和自己交流的時間,

是自己聆聽自己內心聲音的一段時間,是自己享受和自己相遇的一段時間,

當我們可以和自己相遇的時候,一定是我們很喜歡自己,接納自己,

我們才願意和自己相遇。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願意和生動活潑的真實世界相遇,

我們才能夠注意到身邊的一棵花,一排樹,一片草地的綠意,

父母弄出來的一頓香噴噴的飯菜,隔壁鄰居家那可愛小孩的笑臉,

而不是僅僅是和手機上的死去的文字和圖片交流,那裡面的交流沒有多少呼吸與氣息。


  現代科技越來越發達,但是現代人的自我價值感卻越來越低,

我們無法對自己充滿信心,我們無法欣賞自己,接納自己,

我們對未來總是有無窮的迷茫,我們越來越不能相信什麼,

在這樣的心理生存世界下,沉浸在手機的世界中,也許倒是一個可以退避三舍的選擇,

在手機的世界中,我們不用和自己相遇,

我們不用和身邊有呼吸氣息的生命相遇,我們甚至不用和這個活生生的世界相遇。


  其實,手機根本不是什麼阻隔親情的工具,要阻隔親情的工具有很多,

手機也只不過是其中的比較方便的一種,但問題的根本,不是手機在阻隔親情,

而是手機把孩子和他自己阻隔得很遠很遠了。一個和他自己都無法相遇的人,

又怎麼能和他的父母相遇呢?


  是的,我們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手機,把我們阻隔在兩個世界,

有什麼歎息,比得上這樣的相遇又“分離”呢?

但是,在思考這個問題之前,請先想一下,

我們的社會,是如何提供給當前的這一代孩子人性化的生存環境的,

學校的分數,把孩子分成了三六九等,一畢業就失業,孩子的未來,

和自己的父母的權勢完全掛鉤,公務員考試也好,其他諸多的考試也好,

充滿了暗箱操作,我們的孩子,不能完全面對他們真實的那個自我,

也是時代背景和家庭教育裡的非人性化的東西太多,讓他們迷失了自己,

找不到回歸心靈之家的路。

  《麥田裡的守望者》,是美國的一個時代的孩子的悲劇,《手機裡的迷失者》,也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孩子的悲劇。
  請給孩子的心靈,有一條回家的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artypants 的頭像
smartypants

smartypants的部落格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