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品質,取決於它有多尊重最最弱勢者。」5月20日,蘭伯特在醫療團隊與妻子的協同下,停止人工餵食並開始施打鎮定劑。這項決定也引發約200名反對者走上巴黎街頭抗議。 圖/法新社

文章來源: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829571

作者:轉角國際 udn  2019-5-25

寫在前面:

我們知道社工/靈媒 索菲亞 劉柏君,她說過一個澎湖離島的案例,一個家族裡有一個重度精障的兄弟,在父母過世後,兄弟姊妹不想負擔照顧手足的責任,

他們起了一個標會,用會錢到印尼娶(騙/買)了一個年輕印尼女子,這位印尼女子入籍後,和精障男生了4個精障孩子,無法上學,

並且印尼女子除了賺錢養這五口精障,還必須自己賺錢還掉精障南兄弟姊妹標會娶她的會錢。

下文案例,父母不願放棄兒子的生命,這責任就落在女子的肩上,似乎有同工之意。

 

主持人/編輯七號、編輯八號

好死善終由誰決定?法國因車禍而成為癱瘓植物人的文森.蘭伯特(Vincent Lambert),在20日原本已經決定執行「被動安樂死」、停止生命維持系統,但與此同時巴黎上訴法院卻逆轉的判決,恢復維持蘭伯特的生命。已被診斷沒有復甦可能的蘭伯特,為何無法選擇「善終」?引發激烈拉扯的,是選擇放棄維持生命的妻子、與堅持應該活下去的父母,夾在親族對抗之間的生命難題,能找到最後的妥協出路嗎?

Podcast節錄重點

 

• 蘭伯特案:癱瘓植物人的「被動安樂死」爭議

• 醫院判斷沒有復甦機會、將停止生命維持系統

• 兩造對立:堅持維持生命的父母、希望能夠善終的妻子

• 上訴法院都維持原來裁決,但5/20拔除系統當天逆轉

• 親族拉扯的難題:蘭伯特沒有留下個人意願的證明

• 倫理、道德、法律與親情的困境下,法院的下一步?

「送他走就是讓他自由。」蘭伯特的妻子瑞秋(Rachel Lambert)是蘭伯特...

「送他走就是讓他自由。」蘭伯特的妻子瑞秋(Rachel Lambert)是蘭伯特的法定監護人。她曾對外表示,丈夫在那場意外之前,便曾透露過「不會想這樣(指植物人狀態)活著」,同意醫療團隊的拔管建議。 圖/美聯社

自2014年起,蘭伯特的雙親多次上訴至法國最高行政法院、歐洲人權法院等,但法院多判決允許醫療團隊「停止維生系統」。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smartypan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